鸿门宴范增为什么不埋伏刀斧手砍了刘邦?苏东坡一语道破玄机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18日

  文/明月秋风照昔时

  鸿门宴,在现代汉语里特指不怀好意的宴会。“史圣”司马迁于《史记·项羽本纪》中对刘邦、项羽和范增等汗青人物的心理勾当有着活泼出色的描述。

  此事发端于公元前206年,武安侯刘邦奉楚怀王熊心懿旨西进灭秦,而鲁公项羽在大将军宋义的节制下北上救赵。封定完毕后,熊心与各路诸侯商定“先入关中者王之”。

  很较着,楚怀王此举就是要激化刘邦与项羽两大集团的矛盾,最好是刘项斗得个不共戴天,以便火中取栗夺回军政大权回复大楚。

  傀儡安排的楚怀王熊心,小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响。但大军开赴后不久,宋义畏敌不前,项羽劝谏不成矫诏砍掉了大将军宋义的脑袋,义帝痛失心腹只能打掉牙齿咽下肚。

  楚军丧失主帅,项羽自封大将军并统帅楚军与诸侯联军合计十五万人,然后渡过黄河砸掉舟楫背水一战,大破王离军团四十万。

  而此时的刘邦已打破武关、拿下咸阳,秦王子婴已出城降服佩服,刘邦与关中长者“约法三章”,关中大定。项羽得知刘邦覆亡秦朝,着人禀报义帝熊心,借此但愿熊心改变“先入关中者王之”的誓言,但熊心没有买项羽的账,照旧践约而行。

  表情极端不爽的项羽进入秦地后,见刘邦紧闭函谷关乃破关入秦,并扬言要把刘邦赶回泗水做老光棍儿,刘邦察觉形势不妙录用张良为“统战部部长”并加紧“统战”项羽身边的积极“卖主”分子,然后去世人的蜂拥下刘邦来到鸿门觐见项羽,并几回再三深刻检讨作风问题,早已卖身投靠刘邦集团的项伯也乘隙在项羽耳朵边吹风,项羽心头的郁结得以解开。

  表情大好的项羽在鸿门大摆宴席开了个派对,史学家给此次的酒肉会餐取了个流芳千古的名字----“鸿门宴”。

  之所以叫鸿门宴,是由于宴会起头前,亚父范增加次挽劝项羽要把握机会乘隙阴了刘邦的小命儿,其实,对于项羽来说,他并不真心想要刘邦的命,只需刘邦慑服于我,害怕我的严肃了,刘邦只是一条翻不起浪的小虫。

  项羽概况承诺了亚父范增的建议,但正到了鸿门宴胡吃海喝、酒至半酣之际,项羽仍然没有任何意义暗示,更没有拿出黑社会大佬让包藏祸心的仆从跪地磕几个响头的架势。

  此时,坐在旁席的范增干焦急地持续举起了三次玉珏示意项羽抄家伙脱手干掉刘邦,项羽却视而不见无动于衷。范增无法,只好找来项庄佯装舞剑乘隙下手一剑封喉要了刘邦的小命儿,项伯看出了此中的门道,也掺和了进来与项庄对舞,项庄手中的宝剑冷光几回闪此刻了刘邦的面前,刘邦顿觉大事不妙,于是接着上茅厕逃走了。

  刘邦逃走了,鸿门宴落得一地鸡毛,范增更是气得满身哆嗦拔尖击碎了玉斗疾呼道:“竖子不足与谋!夺项王全国者,必沛公也!吾属今为之虏矣!”。

  这是《史记》对鸿门宴的大致描述,作为项羽亚父的范增,很早就看出了刘邦的勃勃野心,当他发觉问题后有没有及时跟项羽报告请示呢?

  他报告请示了,在项羽打破武关怒气冲发时,他不失机会地向项羽说:“沛公居山东时,贪于财贿,好美姬。今入关,财物无所取,妇女无所幸,此其志不在小。吾令人望其气,皆为龙虎,成五采,此皇帝气也。急击勿失!”。

  一个历来贪财好色的人,拿下了大秦首都咸阳却对阿房宫内的美女、财宝不动心,要么这小我傻,要么这就是个野心勃勃的人!

  项羽也察觉出了刘邦的异志,决定要给这小子好好上上课,但很快,在项伯等人的斡旋下,项羽放弃了这种设法,加上刘邦自动前来赔礼报歉,伸手不打笑脸人,项羽简直也欠好下手。

  作为主事盘算的亚父范增,面临这种环境他又做了什么呢?

  他做了两件工作。第一件工作就是举起手里的玉珏亮明先前与项羽商定的脱手记号,第二件工作即是找来项伯借舞剑之名刺杀项羽。

  然而,这两个放置都没能见效,刘邦仍是平安无事地跟项羽吹法螺皮、拉家常。

  那么,问题就来了,项羽既然尊称范增为亚父,那作为具有父子之名的范增,他在鸿门宴中能做的只要这些了吗?要晓得“亚父”一词与“季父”是不异寄义的。在先秦时代获此尊号的只要管仲之于齐桓公、吕不韦之于秦始皇,而管仲、吕不韦的势力足以采纳扭转乾坤,莫非范增不克不及吗?最最少范增能够事先做个应急预案潜伏好一批刀斧手藏匿于帐外,然后掷杯为号,刀斧手齐入帐中手起刀落砍了刘邦,届时,万事皆休矣!

  其实,范增没有做应急突发预案,事先没有潜伏刀斧手取刘邦人命,不是范增不克不及,而是他不敢。

  项羽是什么人?陈平在弃楚投汉时曾如许评价项羽:“项王不克不及信人,其所任爱,非诸项即妻之昆弟,虽有奇士不克不及用,平乃去楚。”,从陈平的这席话中我们得知项羽这小我家族观念很是稠密,项家族人在项羽心中是焦点地位,即即是尊称亚父的范增都无法企及,可见范增虽有亚父之名,而无亲族之实。

  范增初度参见项梁时,刚巧陈胜吴广起义新败,面临抗秦活动的降低,范增对项梁精辟阐发道:“陈胜败固当。夫秦灭六国,楚最无罪。自怀王入秦不反,楚人怜之至今,故楚南公曰‘楚虽三户,亡秦必楚’也。今陈胜首事,不立楚後而自立,其势不长。今君起江东,楚蜂午之将今陈胜首事,不立楚後而自立,其势不长。今君起江东,楚蜂午之将皆争附君者,以君世世楚将,为能复立楚之後也。”

  在范增看来陈胜吴广失败的底子缘由在于只打出了“张楚”的灯号,却没有拥立楚王的后人,反而还自立为王,项梁认为范增一语中的,于是找来楚王的后人熊心立为楚怀王以召集楚地好汉共襄灭秦大业。

  项梁如法炮制后不久,项家军实力倍增,从此迈上了诛灭暴秦的快车道,范增一招“借尸还魂”的结构丰功伟绩。然而,楚怀王熊心即位后,处处想夺回军政大权,并因而同项羽发生了不合,此后,熊心更是命刘邦西进入秦、项羽北上救赵,再定下“先入关中者王之”的誓言。能够说楚怀王熊心坐观成败的争权夺利之心昭然若揭。

  处处掣肘、憋屈窝火的项羽天然思疑起了范增的实在意图,出格是巨鹿之战后,项羽威名赫赫、震烁华夏,而此时的楚怀王熊心确实多余的安排。孤高自傲的项羽相信凭仗一己之力扫荡全国毫无压力,为何还要打着楚怀王熊心的名号行事?项羽骁勇过人,但他却不是痴人,他认为找个累赘跟本人夺权,倒不如甩掉负担本人单干,于是灭秦不久,项羽杀掉了义帝熊心,但同时在项羽的心里泛起了如许的疑问:亚父拔擢熊心真的是替我考虑吗?

  心里有了疙瘩,父子间便起头有了罅隙。这种积滞在项羽心里的迷惑一直挥之不去,虽然项羽同范增此时概况仍以父子相等,但明显二人的关系早已变了味。

  正如范增所意料的那般,西楚霸王项羽大封诸侯不久,因为分封不公,诸侯先后叛逆,项羽忙于四周救火,刘邦乘隙杀出汉中与项羽大战于荥阳。项羽在范增的规画下将刘邦死死困在了荥阳。

  刘邦打不外只得派出汉使乞降,内奸项伯也抓住机会在项羽耳边吹风,项羽好了伤疤忘了疼又筹算放刘邦一马。范增苦劝,项羽却说:“亚父此言差矣!今全国纷乱,人心思定,汉王若真有心言和,寡人又何须苦苦相逼?不如暂许其和,以观后事!”,项羽这话气得范增连拍桌子大吼:“天予不取,必受其咎,今日若养虎为患,君王后必悔之!”。

  范增苦谏失败,项羽遏制了对刘邦的进攻,本可无机会一举灭掉刘邦的项羽不久为本人完全敲响了丧钟。

  在项羽、刘邦两大集团临时免战荥阳时,汉使来到楚营请求项羽派出代表至汉军商谈寝兵事宜,楚军使者来到汉军大营后,陈平居心将楚军青鸟使视作范增青鸟使,先是以饕餮盛宴款待,继而发觉不是范增青鸟使又换上了粗茶淡饭款待。

  楚使受辱回到楚营跟项羽打起了范增的小演讲,至此范增完全得到了项羽的信赖,悲愤不已的范增仰天长叹:“全国事大定矣,君王自为之。愿赐骸骨归卒伍”,说罢便分开了楚营,不久暴毙于回籍途中。

  苏东坡在其典范著作《范增论》中如许写道:“物必先腐也,尔后虫生之;人必先疑也,尔后谗入之。陈平虽智,安能间无疑之主哉?”,从苏东坡的话语中,我们能够断定,项羽同范增概况上情同父子,但实则有父子之名而无真情之实。出格是在项羽打破武关派出使者密查楚怀王熊心的口吻,熊心答复了“践约”二字,项羽对义帝熊心的恨能够说此时曾经转嫁到范增的头上来了,终究义帝是范增提出所立。

  而范增恰是在二人持久具有罅隙的环境下,一路倾力辅佐项羽,但范增也大白了此时形势,因而面临刘邦亲赴鸿门宴,他没有采纳潜伏刀斧手先斩后奏的越格行动,而是任由项羽养虎遗患。由于,此时他曾经丧失了项羽的充实信赖,二人罅隙曾经逐步变成了一道不成跨越的鸿沟,倘若范增私行步履大概下场更为惨痛。

  参考材料:《史记》、《范增论》

(编辑:admin)
http://clanwarbelt.com/dfs/232/